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8-2017(wbh111111)

上世纪与本世纪的一些事

 
 
 

日志

 
 
关于我

邮箱:sohuemailbox@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牧羊点》(二)  

2016-04-18 09:29: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

 

随着几声狗叫,“吁!”老黄喝住了马匹,“到地方了,都下来吧!”然后他把大车的手刹拉紧,扛着大鞭子朝一幢小木屋走去。小木屋前站着两个人,他们居高临下,老早就看见大车过来了。“老黄,你可算来了!”两个人迎了上来。“等急了吧?”老黄跟两个人握了握手,“去,帮他们把车卸了,把吃的都搬到屋里去。”“哎。”两个人答应着跑向大车,热情地跟车上的四个知青打招呼:“累坏了吧?饿了吧?来,给我行李。早就听说你们要来,咱们好像见过面,就是没说过话,是吧?你们是哪的知青?北京?天津?上海?哈尔滨?”老黄走到小木屋门前把大鞭子竖到房檐下,弯腰抱起了一只围着他直摇尾巴撒欢的小黑狗。

卸完了车,天己经完全黑下来了。人们在小木屋里点上了煤油灯,大家围坐在一张粗制的木桌旁吃饭。主食是大碴子粥和馒头,菜是一盆猪肉炖粉条还有一盆拍黄瓜。老黄拿起筷子招呼大家:“来,吃吧,今儿个大家都挺累,多吃点儿。哎,俺那坛老酒放哪了?拿出来,都喝点儿。”

小木屋里有一铺小炕,只能睡两个人,老黄来了一挤,弄得炕上的人翻个身都相当费劲。四个知青就更甭提了,连睡炕沿的可能性都没有,只能打地铺。好在屋里铺的是地板,再抱点干草垫在皮褥子下面,一点儿都不觉得凉。很快大家都进入了梦乡,蜷缩在被窝里的丁有福冷不丁冒出一句问话:“夜里去哪撒尿?”满屋都是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没人答理他。

一夜无话,天光放亮,四个知青醒了,他们鱼贯而出地出了房门四外张望。眼前是非常美丽的景色,山坡上是成片的绿树林,山脚下是一望无际的原野,一轮红彤彤的朝阳正从山坳升起,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反射着点点波光。

“别瞅西洋景了,快过来干活,麻利的!”这是老黄在呼喊。循声望去,老黄和另外两个职工正在马车旁边忙碌着,很多货物己经装上了车。贾宏奇、义文戈、丁有福赶紧跑过去帮忙,只有何冰水的动作最慢,他嘟嘟囔囔地说:“忙什么?我还没洗脸呢。”

早饭是菜汤和馒头,吃完后两个职工赶着马车走了。车上满载着黄花、木耳、蘑菇还有镐把、铁铲把和编筐的柳条什么的。老黄留下来没走,他要教这四个知青如何独立生活,如何放羊。牧羊点的羊不多,连大带小总共才有二十来只。老黄把四个知青叫到屋子里,“都过来,开个会。”四个知青进屋后,老黄盘腿坐在小炕上,不紧不慢地卷上一棵纸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他说:“这炕太小,睡不下这么多人,怎么办?”见四个知青不吱声,他自问自答地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把它弄大一点儿不就成了嘛。”丁有福歪着脖子问:“怎么弄?”老黄用夹着纸烟的手点着贾宏奇、义文戈说:“院外有晾好的土坯,拣好的搬,明白了吗?”然后又指着丁有福说:“你到下屋拿上扁担和水梢,去河边挑水,小心别掉到河里。”最后他指着何冰水说:“你叫何凉水吧?跟俺和泥去。”何冰水一听不乐意了:“妈呀,谁叫何凉水呀?我叫何冰水。”老黄把烟头掐灭了扔到地上,伸腿下炕找鞋:“行了,干活吧。”

忙乎了一上午,小炕终于被扩展成能睡五六个人的大炕。老黄洗了洗满是泥巴的双手,开始和面烙饼,四个知青劈柴的劈柴,烧火的烧火,洗菜的洗菜。很快,菜汤熬好了,饼也烙得了,几个人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老黄一手拿着大饼一手从炕头摸到炕梢:“继续烧,把这层泥烧干就可以睡人了。”

小木屋的西边有个简易棚子,东北人叫它叫下屋。下屋里堆放着一些生产工具,比如镐头、铁锹、锄头、镰刀、锤子、斧子、钢锯还有绳子、铁桶、铁丝、钉子什么的,里面还有一口大缸,是用来储存冻肉的,酸菜的缸怕冰,没放在这儿。下屋的地底下有一个三米多深的菜窖,菜窖口平时用木板盖着,掀开木盖能看到一个往下去的木梯。菜窖里存放着土豆、胡萝卜、大萝卜、大白菜、大头菜、豆角、大葱、大蒜等等过冬的蔬菜。

小木屋的东边是羊圈,圈墙是用石头垒成的,顶棚是用木板钉的。羊圈的旁边还有一个简易厕所,只有一个蹲位,人多了就得排队。整个牧羊点被一圈柳条篱笆包围起来形成了一个院落,院门开在正南方通往大道的方向上。牧羊点没有电灯也不通电话,晚上照明用的是煤油灯。连队时不时地给牧羊点送点给养,随便捎来些信件和报纸,临走时还要带走一只羊,回去好给连队人员改善伙食。

丁有福有个半导体收音机,闲得没事他就把它拿出来了,听来听去,里面净是些叽哩咕噜的外语广播和“啾啾啾”的电波啸叫声,既便调到说中国话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黑龙江人民广播电台,声音也是忽大忽小的几乎没法听。调着调着,突然他调到了一个声音非常响亮、非常稳定的电台,虽然说的是中国话,但女播音员的腔调却很滑稽:“莫斯科广播电台,九八零千周,现在是对华广播节目时间。黑龙江的张广财朋友,你的来信收到了……”丁有福正饶有兴趣地听着呢,贾宏奇走了过来:“哎,丁有福,你胆子不小啊,竟敢收听老毛子的广播,这叫偷听敌台,知道吗?”吓得丁有福赶紧把收音机举起来:“我把它砸了,行吗?”贾宏奇乐了:“那倒不必。收起来吧,别再拿出来惹事了。”

老黄对入冬前的工作做了安排,一个人留在家里做饭,两个人砍柴割草,剩下一个人放羊。知青们初来乍到,啥都不会干,这可苦了老黄,他教完了做饭又去指导砍柴、割草,指导完了砍柴割草又得去教放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忙得脚后跟踢后脑勺,好在知青们都不笨,多教几遍就会了。

这一天轮到丁有福放羊,老黄扛着一只猎枪来了,这只枪是连队配发给牧羊点的,用来驱赶野兽,由牧羊点的负责人专门保管并使用。两个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老黄说:“来,我看看你手里那玩意。”丁有福把手中的弹弓递给了老黄。老黄扽了扽橡皮筋:“这是打哪弄来的?”丁有福说:“医院,这叫止血带,我妈是医院的,有的是。”“噢,这玩意还挺有劲儿,你打一个我看看。”丁有福问:“打什么?”老黄指了指远处的一头羊:“那是只领头羊,它跑的太远了,把它打回来。”丁有福从老黄手中拿回弹弓,放上一块小石子,拉了个满怀,略做瞄准,就听他喊了一声:“着!”小石子正中目标,惊得那只羊一蹦多高,赶紧往回跑。“哈哈!”老黄笑了起来,“你这玩意好是好,可到了冬天遍地是冰雪,小石子不好找啊。还有,俺们这儿冬天冷,零下三四十度,你这橡皮筋还不得冻得梆硬?”丁有福说:“没事,我把它揣在怀里,用的时候再拿出来。小石子嘛……”丁有福拍拍鼓鼓囊囊的口袋:“多预备点儿就行。”老黄点了点头,举起猎枪瞄准了那只头羊,“啪”的一声扣动了板机,但枪膛里并没有装子弹。

老黄离开羊群回到小木屋,看到留在家里做饭的贾宏奇坐在树墩子上正在摘豆角,便走过去问:“在家做过饭?”“做过。”“知道这是什么豆角吗?”贾宏奇摇摇头:“不知道。”“这叫油豆角,北京有吗?”“没有,我们那有白不老。”“为什么叫白不老?”“看着有点儿老,可吃起来却很嫩。”“噢。”老黄放下猎枪蹲下身来帮着贾宏奇摘豆角,顺便转了个话题:“小贾,你是在学校里入的团吧?”“是。”“你父母不是有历史问题吗?”“我是文革前入的团,那时候我父母还没问题呢。”“噢,他们仨怎么没入团呢?”“名额有限,一个班只有两三个人能入团,还得是班长或者班委。”“你当过班干部?”“当过几天副班长。”“好啊,这个牧羊点让你来负责,行不行?”贾宏奇有点儿为难地说:“我怕干不好。”“没问题,只要好好干,肯定能干好。想不想入党啊?”“想,不知道能不能入上。”“你是团员,只要积极努力肯定能入。你得发挥模范带头作用,好好团结其他同志。”贾宏奇高兴地“哎”了一声。老黄拍拍手上的土:“一会儿多削几个土豆,砍块肉,来个土豆炖豆角,按俺上回教你的土豆炖茄子的作法做,多炖一会儿,烂乎点儿好吃。”老黄吩咐完了,站起来扛起枪,出大门朝山林走去,小黑狗也跟着他一块儿走了。

离牧羊点最近的这片山林里有桦木、红松、白松、椴树、柞木、水曲柳、樟子松、落叶松,还有各种低矮的灌木丛。老黄带着小黑狗顺着林中的一条小道走,很快就找到了在林中砍柴的何冰水和义文戈,这两个人正在捆柴禾打算往家里运呢。老黄走了过去:“先别动,让俺看看你们都整了些啥。哎呀,何凉水,不对,应该叫何冰水,你整这老些水葫芦干啥?这玩意不扛烧。俺再看看你这堆,哎,义文戈你这个行,这叫油松,油性贼大,烧起来呼呼直响,多整点儿这玩意。没发现什么特殊情况吧?”义文戈说:“刚才有个东西嗖地一下窜过去,吓了我一跳,没看清是什么。”“多大个?”义文戈用手比划一下:“这么大。”老黄说:“噢,可能是野兔子。你会爬树不?”义文戈回答:“会。” 老黄指着一棵一搂粗的树说:“你爬一个俺看看。”义文戈放下手中的斧子走到树下往上一蹦,手脚并用三下两下就爬到了两丈多高的树杈上。老黄点了点头:“行,在林子里遇上黑瞎子你就上树,保证没事。”何冰水在旁边说:“哟,我可不会爬树,装死行吗?”老黄说:“那得看黑瞎子饿不饿了。好了,差不多就回吧。俺再往里走走,看看野兔子跑到哪个地垧去了。”

 

(下回接着讲,欢迎收看。)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