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8-2017(wbh111111)

上世纪与本世纪的一些事

 
 
 

日志

 
 
关于我

邮箱:sohuemailbox@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可恶的日本开拓团》  

2011-08-18 11:1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恶的日本开拓团》

   

说的是1962年,在黑龙江省方正县城东炮台山那个地方有一处荒地,有两个人正在地里开荒。这两个人,男的是当地的庄稼汉,女的是日本人。那位问了,这里头怎么还有日本人?

说来话长。1915年,卖国贼袁世凯接受了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条”并与日本签订了《民四条约》。日本通过这些条约占据了东北三省的南部。1918年,日军开抵哈尔滨,夺取了哈尔滨至长春的铁路管理权。日本军队就这么大模大样侵入了中国的领土。

到了1932年1月,日本关东军统治部在奉天(就是今天的沈阳)召开了“满蒙”法制及经济政策咨询会议。这次会议重点讨论了日本“移民满洲”的问题。会后日本关东军统治部制定了《移民方策案》、《日本人移民案要纲》和《屯田兵制移民案要纲》。这些方案的基本精神是在10到15年的时间内,分别向中国东北移入武装的“屯田兵制移民”1万人和“国防移民”10万户。“屯田兵制移民”优先选择“满洲”驻屯军的退伍兵,把具有军队组织纪律和屯田兵制的移民作为“移民满洲”的尖兵。

为了达到这个局部目的进而实现霸占全中国的野心,日本关东军在1931年9月18日晚22时许派岛本大队川岛中队河本末守中尉率部下数人在沈阳北大营南约800米的柳条湖附近将南满铁路的一段路轨炸毁,反污是中国军队破坏了铁路。于是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即向中国东北军驻地北大营发动进攻。次日晨4时许,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五大队从铁岭到达北大营加入战斗。5时半,东北军第七旅退到沈阳东山嘴子,日军占领了北大营。战斗中东北军伤亡300余人,日军伤亡24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国民党政府对日本的进攻采取了不抵抗的政策,蒋介石曾经在8月16日致电东北军最高长官张学良说:“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所以到了9月19日上午8时,日军几乎未受到抵抗便将沈阳全城占领。此后东北各地的中国军队继续执行不抵抗主义,使日军得以迅速占领辽宁、吉林、黑龙江3省。

到了1932年 3月,日本扶植满清退位的皇帝溥仪在东北成立了伪“满洲国”。同年的10月,在有“开拓团之父”之称的关东军大尉东宫铁男的亲自策划之下,493名日本武装移民进驻牡丹江永川镇并于第二年建成了“弥荣”和“千翔”两个村庄,成为入侵中国东北的第一个移民团。也是在这个月,日本关东军正式出台了《对满移民的全面方针和移民计划案》。根据这个方案,移民团在中国东北的主要职能是“在满洲国内扶植日本的现实势力,充实日满两国国防、维护满洲国治安,并建立以日本民族为指导,以谋求远东文化之成就”。也就是说,“移民团”负有巩固“国防”、维持治安、文化侵略等多重军事和政治功能。这个《对满移民的全面方针和移民计划案》还将移民的具体方案定义为“特别农业移民”,方案规定“特别农业移民是以退伍军人为主体,在警备上相当屯田兵制组织,具有充分的自卫能力。”把移民团作为一个准军事组织和日本关东军的重要人员补充。

根据上述方案,1932年至1936年期间,日本一共向中国东北进行了五次“实验移民”。鉴于“实验”的成功,日本广田弘毅内阁在1936年8月25日正式宣布,将大规模向中国东北移民,并将此举作为日本的七大“国策”之一。他还决定“向满洲输送内地农业移民,以大致二十年迁入约百万户500万人为目标,其计算方法按每户农业移民的家庭人口为5人计算,计500万人。”

该计划自1937年开始实施。其“百万户移民”又被分为“甲种移民”和“乙种移民”两类。所谓“甲种移民”也称“集团移民”,指接受政府的优厚补助并由政府直接受理的移民,他们被安置在宽裕的移住地,目的在于使之成为未来移民村的核心,移民的构成单位至少在200至300户。“乙种移民”也称“自由移民”,系指政府给予微薄补助的民间移民。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特殊的“满蒙开拓青少年义勇军”。 从1938年开始到1941年,大约有16.5万16至19岁的青少年被移入中国东北,承担起“充实国防,确保治安”的“职责”。也就是在这一阶段,“满洲开拓团”的名称正式出现。
  用日本军方的说法,“满洲开拓团”的性质是以人口增长完成“实力的培植”。日本军方认为,过去之所以没有实现对满洲的完全统治,其原因就在于“没有采取增殖邦人手段而放任自流,导致无日本人实际势力存在的结果。……(如果)日俄战争后就积极移入众多邦人,这次满洲事变就不致于发生,即使发生也能兵不血刃地结束。因此今后务必要把培植我之实力放在第一位”。其长远目的则在于使日本人在中国东北“永久性地住上500万到1 000万”人。
  “开拓团”的另一性质是成为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武装力量的一部分。“九·一八”事件之后,日本在东北面临两大军事力量的威胁,一是东北境内的抗联武装和土匪势力,二是与之相邻并且同样垂涎中国东北的苏联军队。尤其以后者之威胁最重。“开拓民”的大量移入本身就负有建造“活人堡垒”工程的使命。“百万户移民”绝大部分部署在东北抗日联军的游击区和漫长的中苏边境地区。日本当局以轻重之要划分了国防三线地带,“国防第一线地带”位于中苏边境,分布在这一地带的“开拓民”作为对苏防御、作战上的军事辅助者和日本关东军的协作力量,一旦有事之际作为关东军的后备兵力。这一地带的“开拓民”占了日本移民总数的五成。“国防第二线地带”针对的是东北境内的反日武装。分布在这一地带的“开拓民”占了移民总数的四成,其作用是配合关东军“镇压反满抗日武装部队”和维持“满洲国”的治安。“国防第三线地带”是指政治、军事、经济、工业和交通重地。这一地带的“开拓民”分布最少,主要起到保卫要地和输送给养之责。
  自1939至1943年,日本共向方正县派出6个开拓团,总计1291户,4828人。那么这些“开拓民”在方正县干了些什么呢?据方正县的老人们讲,在日本人来之前,“满洲国”政府就叫当地的农民把土地执照全都上交了。理由是要重新分配土地。但后来又改口说是不给分土地了,按一饷地给100块钱作为补偿,但实际上连10块钱都不到。那么土地给谁了呢?“满洲国”把土地给了“开拓团”。
  1940年,日本开拓团进入方正县并在吉兴南屯盖起了“红部”,也就是“开拓团”的团部。“红部”是用红砖打地基的草房,周围拉着刺槐。“开拓团”不但占了当地人的地,连山林都占了,他们不准中国人下地种田、上山伐木。日本开拓团按班的建制分地,一班、三班在梨树园,二班在桥西,河南是四班、五班,东半拉是七班和九班。

被收了土地的中国人多半都被迫迁移,迁到专门的“部落”里去。有的人没迁,留下来给日本人种地,因为日本人不会种旱田。中国人把地弄好,起垄,日本人就顺着垄撤籽,然后扒平等着庄稼长大,秋收时再找中国人收割。直到鬼子投降日本人也没学会种旱田,他们说是来“开拓”,实际上根本就不会种地。他们吃的粮食是领来大米,高粱米他们不吃。他们穿的也是日本发的黄衣裳,跟鬼子兵一样。

那么被赶入“部落”的中国百姓的命运又如何呢?从“部落”中死里逃生的老人说,他们家是从伊汉通乡迁来的。一共是八个“部落”,他们家在“二部落”。来了后很多人家都不想住下来,但日本人在“部落”周围建起了高墙、炮楼还有两道门,进出都有人管,天黑后还有人敲梆子,管得很严。那地方当年有个名字叫“挑灶沟”,这是当地的土话,意思是满门死绝。“部落”的生活太苦了,苦到什么地步?全家五口人就一个麻花被,晚上盖,白天往身上一披这就是衣服,全家连被子带衣服就这一件,谁出门谁穿。这位老人是在光复以后,也就是他13岁的时候才有了自己的衣服。

“部落”里没有水井,只能喝河沟里的水。也没有药,病了就没治,挑灶沟里的人差一点全都死绝了。那年头要饭的都不敢到“开拓团”要饭,连牲畜都不敢上日本人的地里去。中国人的牲畜进了“开拓团”的地,牲畜被扣住,人被抓起来毒打一顿。大多数“满洲开拓团”的团民都不亲自耕种,日本作家岛木健作曾走遍日本的“满洲开拓地”,他在1939年说:“没有一个地方不是让满人干农活儿的。”日本人占了中国人的地,强迫中国人给他们种田。

那么日本开拓团的人干什么呢?他们天天训练,扛着木头枪,戴个鬼脸,嗷嗷地叫,练刺杀。不大点的小孩都得练。与其说“开拓团”的主要职责是经济殖民,不如说它就是武装侵略,是个准军事集团。

快光复那年,除了残疾人,“开拓团”里的男人全都去当兵了。那些在军队服役期满本应回到日本的士兵被编入了“开拓团”,之后又再次被征召回到了军队。“开拓团”里的“满蒙开拓青少年义勇军”也被编入了军队。

1945年8月14日正午日本天皇向全国广播了诏书,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听到这个消息,日本开拓团的人知道大势不妙了,开始逃跑。此时开拓团里的日本男性青壮年已经很少了,都是些老人、妇女和孩子。因为“红部”设在方正县,所以他们从佳木斯附近的桦南、桦川和汤原等地结队向方正县聚集,准备在方正集结后取道哈尔滨辗转回国。那年他们集结到方正时已经是冬天了,有一万五千多人。光复之后,“开拓团”本部的砖瓦房都被中国的老百姓给拆了,门、窗、墙、瓦都被当地村民搬回了自己家,“开拓团”本部已经是断壁残垣,集结来的日本开拓团就住在那。由于长途跋涉,体力消耗殆尽,再加上寒冬降临,缺衣少食,瘟病流行,这些开拓团的团民纷纷倒下,无力再继续前进了。

更让日本人害怕的是苏联军队很快就追过来了。日本人一看就被困在万正县走不了了,就燃起火堆,烧掉衣物、家具和枪枝,把匹马等牲畜也全都杀了,最后堆上炸药拉响手榴弹集体自杀。

1946年3月的东北还是冰天雪地,“红部”一带到处是日本人的尸体,饿死、冻死、病死、自杀的不计其数。伪满洲国方正县的治安维持会会长怕这些日本人的尸体开春后腐烂引发瘟疫,便召集村民用把这些日本人的尸骨都运到了炮台山下的一个大坑里,将尸体码成垛,浇上煤油,堆上木柴烧了。据说大火一直持续了3天3夜,然后掩上土草草埋了。

据估计,当时集结于方正的“开拓民”约占全东北“开拓民”的八分之一。他们在方正县死亡的人数超过5000人,滞留的4500多名日本妇女和儿童就留下来给中国人当了媳妇和孩子。

开篇说的那个跟中国男人一起开荒种地日本女人,就是开拓团留下来的妇女,她跟着他的中国丈夫在中国生活了差不多十几年。那一年两人来到炮台山脚下开荒种地,挖着挖着就刨出了人的尸骨,而且是越挖越多。伴随这些尸骨的还有一些衣物和服饰,这日本女人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全是日本人的遗骸。

这位日本妇女看着这些遗骸心想,一具两具的还好处理,可这么老多怎么办呢?于是她去找当地政府,希望政府找个地方把这些日本遗骸“安葬”起来。在中国的土地上安葬入侵的日本人,这事可不是一个县政府能够决定的,于是县政府写了个材料层层上报,一直送到了北京国务院。

1963年5月,国务院批准了这个报告并责成方正县地方政府从人道主义的立场出发,对散落在周围的日本人遗骨进行收集掩埋。黑龙江省人民委员会(省政府)下拨经费一万元,在遗骨发现地附近修了一座日本人公墓,墓前立一块木牌,上书“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

1973年,因为要修建水库,方正县请示省政府拨款5万元,将日本人公墓迁至到了炮台山北麓现在的位置,墓前立石碑,墓内合葬着约5000具开拓团民的遗骨。
  到了1984年的10月,日本哈达河第三次友好访华团从鸡西麻山将530余具原鸡西麻山地区开拓团民的遗骨迁来方正县安葬。于是“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的东侧又多了一座“麻山地区日本人公墓”,其形状、构造、规模都与“方正地区日本人公墓”基本相同。

这么多日本人死了在他乡,为什么不将他们的遗骨运回日本国内去安葬呢?是路途遥远吗?不是。是没有运输条件吗?也不是。是没有时间吗?更不是。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只有日本人自己最清楚。

 

《可恶的日本开拓团》 - 1969-2010 - 1969-2011(wbh111111)

满蒙开拓团  

 

《可恶的日本开拓团》 - 1969-2010 - 1969-2011(wbh111111)

 

《可恶的日本开拓团》 - 1969-2010 - 1969-2011(wbh111111)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