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8-2017(wbh111111)

上世纪与本世纪的一些事

 
 
 

日志

 
 
关于我

邮箱:sohuemailbox@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远行·留芳·洗礼·回家》之三  

2010-12-17 09:38: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洗礼

因为69连出了重大的伤亡事故,齐努丽受到了降职处分。新来的李连长40多岁,以前当过国营农场的机耕队长。李连长刚上任不久,兵团就展开了大规模的野营拉练,69连除了少数留守人员外,大多数人都参加了以营为单位的野营拉练。

野营拉练的主要内容是长途行军和防空演习。出发的那天天气还行,虽说时值三九隆冬,气温降到了零下二十多度,但晴空万里、太阳高照,几乎没有什么风,灿烂的阳光照在雪地上反射着强烈的光芒,晃的人睁不开眼。长长的拉练队伍沿着公路向西进发,一路上红旗招展、浩浩荡荡、歌声嘹亮、人欢马叫。

齐努丽在队伍中找到吴天亮:“听说你会说快板,给大伙来一段吧,鼓鼓士气。”吴天亮摇摇头说:“我哪会呀?”说罢用手一指他弟弟吴天明:“他会。”“那就请吴天明来一段吧。”“好哩!”吴天明答应了一声,从挎包中拿出一副快板,边打边说了起来:“打竹板,迈大步,我们走的是长征路。长征路在脚下,什么困难都不怕。都不怕,抖精神,咱们是革命接班人。接班人学雷锋,不怕下雪刮大风,刮大风向前冲,到达目标就成功。呱的呱的呱的呱,完了。”

齐努丽戴着手套使劲鼓掌并问大伙:“吴天明说的好不好啊?”大伙一齐说:“好!”“再来一个要不要呀?”“要!”吴天明不好意思地说:“不行了,没词了。咱们唱个歌好不好?说唱就唱,全体注意了,日落西山红霞飞,预备——唱!”就这样边走边唱闹腾了一头午,好多人都走出了汗,有的人摘下了棉帽,露出了黝黑的头发,有的人摘去了围巾,露出了通红的笑脸,野营拉练似乎很好玩,东北的严寒不过如此。可是用李连长的话说,“别高兴的太早了,有你受的。”

没错,好景不长,刚过中午就变天了。西风骤起,乌云遮日,原本晴朗的天空很快就被搅得昏暗一团,接着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按照拉练计划,走到这个地段该做防空演习了。随着一声号令,“敌机来了!分散隐蔽!”大伙马上四散奔逃,有的趴在野地里,有的躲进壕沟中,漫天的风雪很快就掩埋掉了地面的一切。从远处看去,茫茫雪原,人迹皆无。“敌机走了!马上集合!”命令传来,大伙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抖掉身上的积雪从四面八方汇拢到路上继续行军。没走多远,号令又来了,“敌机空袭!分散隐蔽!”于是又开始四处奔跑,又得往雪地里钻。过了一会儿有人喊,“敌机走了!继续行军!”就这么折腾来、折腾去,有的人手套丢了,有的人围巾找不到了,还有的人裤腰带断了。

到了下午四点多钟,天色越来越黑,暴风雪越来越大。按照目前的行军速度,到达预定的宿营地还得走两个多小时。李连长看了看表,眉头紧皱。凭着他多年的野外生存经验,情况有些不妙。营部通信员骑着马从前面跑来找到李连长:“营长命令你们急行军,一定要在‘大烟炮’到来之前赶到长征农场,任何人不准掉队。“知道了,回去告诉营长,保证完成任务。”“是!”营部通信员答应了一声调转马头向队前跑去。

齐努丽问李连长:“大烟炮是什么?”李连长说:“大烟炮”就是特大暴风雪,气象台管它叫白毛风。这玩意可了不得,一刮起来天昏地暗的,小风像刀子一样割的脸生疼,再厚实的棉衣、棉鞋和棉帽都不顶事。你瞧我这皮大衣,一会儿就打透。时间长了,鼻子、耳朵被冻掉,手指头、脚趾头被冻黑,这还都是小菜,要是脑袋被冻蒙了,那就算彻底完犊子啦,人只能原地打转,被活活冻死。”“有那么厉害?”“那可不,你赶紧点点人数,看看有没有掉队的。”“哎。”

急行军开始后,队伍开始由西往南走。一则顺风,二则下坡,三则心急,这三个因素凑到一起使行军的速度加快了不少。一路上只听“吱吱嗄嗄”的脚踏积雪声和“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再就是“嗖嗖”的北风呼啸。“向后传,快到长征农场了。”“向后传,快到长征农场了。”这道命令经过千人之口传到最后一个人的耳中成了:“先入团,快要提升入党了。”

齐努丽从后面跑过来向李连长报告说:“人数我点过了,少了三个。”李连长听了一惊:“少谁了?”“洪五月、白解放和吴天亮。”“怎么搞的?”“洪五月的脚崴了,白解放和吴天亮陪着她在后面慢慢走呢。”“离队伍有多远?”“不知道,己经看不见影了。”“乱弹琴!有情况为什么不早报告?”“我也是才知道的。”“这事闹的。你带着队伍继续往前走,我回去找他们,不要等我也不准停留,绝对不能再丢人了!”“哎,保证不丢人。”

白解放和吴天亮一边一个搀着洪五月在风雪中慢慢行走,白解放看了看前方着急地说:“队伍都走远了,咱们快点走行不行啊?”吴天亮不高兴地说:“你没看她脚肿的?能坚持走就不错了,别要求太高。” 洪五月噘着嘴说:“就是,要着急你自己走,我又没求着你陪着我。天亮,我要上厕所。”

李连长顶风冒雪向回找了好几里地也没看到路上有人,经过路边一个倒塌了的小土房时,他扯着脖子冲那边喊:“有人吗?有人吗?”连喊了好几声,隐隐约约听到好像有人在回答:“有,我们在这呢!”透过暴风雪看过去,小土房的后面影影绰绰地露出两个身影。李连长离开公路走近了一看,正是白解放和吴天亮他们俩,忙问:“怎么就你们俩?”白解放回答道:“报告连长,洪五月掉井里了。”“啊?这地方还有井?”李连长有点儿不相信地走过去一瞧,果真没错,小土房后面的雪地里还真有一口挺深的井。李连长纳闷地说:“放着好好的大道不走,怎么跑这里头了?”吴天亮哭咧咧地说:“洪五月非要找厕所,结果就跑这来了。”这时从井底传来洪五月的撕心裂肺的呼叫声:“救命啊,救命啊!”李连长探身问道:“底下有水吗?”“没有,快拉我上去!”

天己经很黑了,疾风卷着大雪恨不得把深井填平了。李连长他们三个费了半天劲儿也没能把洪五月从井里弄上来。李连长说:“不行,这么弄不行,得另想办法。”白解放问:“还有什么办法呀?”李连长说:“你们两个在这儿守着,我去农场找人。”吴天亮问:“那得多长时间啊?”“说不准,只能这样了。”说完李连长从背兜里掏出一只打火机递给白解放:“弄点柴禾在避风处点堆火,会吗?”白解放点了点头。李连长走后,白解放望着漆黑的四周有些不安地问吴天亮:“狼怕火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