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008-2017(wbh111111)

上世纪与本世纪的一些事

 
 
 

日志

 
 
关于我

邮箱:sohuemailbox@sohu.com

网易考拉推荐

《远行·留芳·洗礼·回家》之四  

2010-12-17 19:44: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回家

市劳动局知青办的院子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墙上贴着的几张告示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看,其中有一张是《关于知青病退返城的通知和办法》,还有一张是《关于知青困退返城的通知和办法》。此外还有《己婚知青配偶返城须知》、《如何办理知青子女的户口》等等。告示的旁边有几个画着箭头的指路牌,上写“申领病退表由此往前”、“申领困退表由此往西”和“申请就业表由此上楼”。

远在边疆的兵团团部也是人头攒动、紧张忙碌。屋子里的工作人员忙着审批和整理知青们的返城申请表,屋子外面的知青们拿着一把一把的申报材料,有的在排队,有的在填表,还有的在商量着什么。吴天亮和洪五月从人群中挤出来,拿着表格快步向医院走去。他们俩申请的是病退,病退必须有合适的病症作为理由,但头疼脑热、拉肚子发烧这样小病小灾不行,必须是长期不适合参加生产劳动(特别是重体力劳动)的那种病,最好是只能吃饭不能干活、一返城就好的富贵病。

这些天医院这边也挺忙,也是人满为患,吴天亮和洪五月到了医院一看,所有的诊室门口都排着长队,没什么可挑选的,随便找了个队尾就排上了。“哎,你们俩在这儿呢?”白解放这家伙不知道是从那钻出来的,一下子就站在了吴天亮和洪五月的面前。“白解放,你都办完了?”“差不多了。”“你弄的什么病呀?”白解放卖了个关子:“猜猜看。”“肝炎?”“不对。”“胃溃疡。”“不对。”“心脏病?”“不对。”“神精病?”“你才神精病呢。”“哎,白解放,别逗闷子了,我正发愁没主意呢,你说我弄个什么病好啊?”白解放说:“随便,别弄麻疯病就成。”“废话,这地方有那病吗?你看肺结核行不行?”“不行,那玩意又得化验又得透视照片子,忒麻烦。”“那你说哪种病不麻烦?”“风湿性关节炎啊,这玩意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疼得时候满地打滚,不疼的时候欢蹦乱跳,多哏呀。”“对对,就听你的了。那她呢?”吴天亮指了指身边的洪五月。“她呀,”白解放想了想,“就说是怀孕了,还不到一个月,摸不出来。”“啊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怀孕那叫病呀?”洪五月骂道。

“呜——,轰隆隆隆、轰隆隆隆,车轮飞、汽笛叫,火车向着关内跑,穿过峻岭越过河,迎着霞光千万道,迎着霞光千万道。阳光灿烂照车厢,车厢里面真热闹,真呀真热闹。天津大哥弹起琴,北京姐姐把舞跳,上海妹妹唱起歌,一路歌声一路笑,一路笑。”

 “香山松树青又青,长江两岸红旗飘,红呀红旗飘。邓主席呀,邓主席,您的恩情永记牢,知识青年返城好,祖国山河换新貌,换新貌。呜——,轰隆隆隆、轰隆隆隆,车轮飞、汽笛叫,火车向着关内跑,越近家乡歌越响,欢乐歌声冲云宵,嗨!欢乐歌声冲云宵。呜!轰隆隆、轰隆隆!”

喇叭里放着欢快的歌声,绿色的列车自北向南穿过乡村掠过城镇,房子越来越密,高楼越来越多,最后列车驶进了一座古老的大城市,又一批知识青年回家了。白解放拎着旅行袋从火车站走出来,眼前是人来人往的广场和车水马龙的大街,白解放无心观赏市景,脚步匆匆地钻入了地铁。地铁车站里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一阵强风吹来,列车“轰隆隆”地从隧道里驶出来停在了站台上。白解放走进车箱找了个座位坐下,抬头看了看车门上方的列车运行图,回家前他准备先到雍和宫去一趟。

出了雍和宫地铁站,白解放找卖冰棍的打听了一下路然后穿过大街拐进一条小巷。小巷的尽头是个丁字口,一东一西通往两条小胡同。白解放来到丁字口的拐弯处,在烟摊上买了一包烟,一边交钱一边问卖烟的:“请问15号在哪边?”“东边,就在斜对过,您找谁呀?”“姓贾的。”“噢,瞧见门口那堆煤了吗?跟卖煤的算账的那位就是贾老太太,老爷子去年走了。”白解放站在原地没动,他抽着烟,默默地看着贾留芳的母亲和那堆煤。

吴天亮和洪五月骑着自行车蹬得飞快,他俩先去了钢铁厂,在那遇上了几个老同学,他们也是来找工作的,好像不大顺利。随后吴天亮和洪五月又奔重型机械厂去了,半路上见到了几位兵团战友,听他们说重型机械厂己经不要人了。一座座高大的厂房从吴天亮与洪五月的身后闪过,一轻局、二轻局、交通局、环卫局,一个个大牌子随着自行车轮的飞转迅速地模糊、消失,最后两辆自行车停在了街道黑白铁皮加工厂的门前。

自打返城回到了家,白解放哪都不想去,整天闷着头在家中看书。白妈妈今天休班,她打算收拾一下儿子从兵团带来的那些东西。白妈妈拿起一件黄棉衣问儿子:“这棉袄还要不要了?”白解放正聚精会神地读着书,头都不抬地说:“不要了。” 白妈妈又捡起一只雨靴问儿子:“这鞋还要不要了?”“不要了。”“这破草帽呢?”“不要了。哎,不行,那得留着。”白解放说着放下了手中的书:“那就是打咱家拿走的那顶草帽,它陪着我在东北呆了好几年,做个纪念吧。”白妈妈掸了掸草帽上的灰尘:“这还是你爸四清那时买的呢,一转眼这么多年了。哎,对了,接班的事你考虑好了吗?”“没啥可考虑的,不去!”“那你想干嘛?”“考大学。”

(完)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